• <em id="mpqi0"></em>
      <em id="mpqi0"></em>

      1. <em id="mpqi0"></em>

          車輛代檢花錢“過” “黃牛”為何如此神通廣大

          2018-09-25 10:33 中國紀檢監察報 

          打印 放大 縮小

          來源標題:車輛代檢花錢“過” “黃牛”背后有“黃牛”

          浙江省泰順縣紀委監委近日查處了一起汽車性能綜合檢測站工作人員受賄案,檢測站工作人員聯手“黃牛”打造的利益鏈隨之曝光。

          2017年12月,泰順縣汽車性能綜合檢測站因服務態度差、工作效率低被當地電視臺曝光。泰順縣紀委監委對這一問題進行了持續跟蹤調查,終于發現了其中的“貓膩”——

          檢測站附近有一群專門從事車輛“代檢”的“黃牛”,他們自稱無論是二手車買賣中的上牌檢測,還是日常年檢,只要交錢即可“打通”一切環節。

          在車檢各個環節中,最嚴格的是尾氣排放和整備質量檢測(稱重)環節。但在這些“黃牛”手里,尾氣排放不合格的車輛無需維修就能合格通過,超重車輛也能順利通過檢測。

          “黃牛”為何如此神通廣大?

          誰在充當“保護傘”

          調查發現,“黃牛”之所以能打通檢測的層層關卡,是檢測站部分工作人員收受他們的賄賂后充當了“保護傘”。

          “汽車年檢給檢測站的毛云飛等人送錢就容易通過”,這在泰順從事車輛“代檢”的“黃牛”中已是公開的“秘密”。

          調查中,有“黃牛”說:“給毛云飛等人送錢,排隊會短些,代理的車子也比較容易通過檢測。我們提高了效率,口碑也更好,生意就好做了。”也有“不信邪”的“黃牛”:“但是,因為我沒有給他們錢,后來我代理的車子就很難通過,生意做不下去了。”

          對機動車的檢測不能只是“走過場”,檢測站一旦把關不嚴,后果極其嚴重。檢測站部分工作人員的腐敗行為為“黃牛”提供了生存土壤、利益空間,導致大量“病車”上路,給道路公共安全留下巨大隱患;車輛年檢難、費用高,群眾深受其害。

          “絕不能讓這些嚴重危害道路安全和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的頑疾大行其道,更不能讓公職人員助紂為虐成為非法行為的‘保護傘’,必須一查到底!”泰順縣紀委監委相關負責人強調。

          調查50余人次,取證70余次,筆錄做了60余份,調查組人員多次赴外地借鑒相關辦案經驗……最終,查清了檢測站檢測室負責人林長生、正式職工毛云飛以及臨時人員夏文潛、唐宗建等4人收受“黃牛”賄賂違規操作檢測的事實。

          共同貪腐“一拍即合”

          “尾氣不達標的,汽油車每輛收50元至200元、柴油車每輛收取200元;超重車輛每輛收取400元至500元。”這是毛云飛等人明碼標價的“好處費”標準。

          泰順縣紀委監委辦案人員介紹說,令人唏噓的是,毛云飛和林長生二人曾舉報過別人收“好處費”的問題,最終卻自己也走上違規違紀道路。2016年8月,林長生和毛云飛發現檢測站有人違規操作,私下收受“好處費”,遂向上級領導反映要求處理他們。結果,領導對那些人以罰款了事,二人認為處理不公。

          “既然其他人可以干,領導又不管,那我們也可以干。”林長生和毛云飛在吐槽中“一拍即合”。

          因二人并非長期在環保檢測線上,為保證違規操作能順利實施,他倆向操作一線上的臨時人員夏文潛伸出了“橄欖枝”。夏文潛認為“每個月多個兩三百元也是不錯的”,欣然加入。后來,唐宗建發現了他們三人的“秘密”,主動要求加入,“貪腐同盟”就此正式成立。四人分工明確,林長生和毛云飛負責指導、組織和協調,夏文潛、唐宗建負責具體操作,夏文潛還負責收錢,按月結算分錢。

          經查,2016年10月至2017年12月期間,四人共同受賄9萬余元,其中毛云飛、林長生各分得3萬余元,夏文潛分得2.5萬余元,唐宗建分得8000余元。

          “攻守同盟”土崩瓦解

          正常情況下,尾氣檢測不合格車輛的車主應自行維修,確保車輛各項指標安全后,再去檢測站檢測,合格后才能通過年檢。但在利益驅動下,毛云飛等人無視道路安全隱患和黨中央三令五申的環保要求,采取“熱車”“調包”“人為中止電腦檢測”等違規方式操作,使得一些尾氣檢測不達標的車輛“一路綠燈”通過環保檢測。

          除了環保檢測環節,毛云飛和林長生二人還將“黑手”伸向整備質量檢測環節,通過“人工抬車”等方式,幫助“黃牛”送檢的超重車輛通過整備質量檢測。

          為幫助“黃牛”經手的尾氣不達標車輛和超重車輛通過檢測,毛云飛等人在作弊方面可謂挖空心思。

          “能不講則不講,實在不行,就將時間和金額都大幅度縮短、下降。”在得知相關部門著手開展調查后,毛云飛、林長生和夏文潛等人商討了“對策”,企圖逃避處罰。

          但是,在調查組掌握的大量事實證據面前,“攻守同盟”很快土崩瓦解。

          2018年6月28日,泰順縣紀委給予林長生、唐宗建開除黨籍處分,用人單位解除與林長生、毛云飛、夏文潛等人的勞動合同關系,同日該案件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涉案的7名“黃牛”被公安機關以擾亂社會秩序給予治安拘留。目前,案件正在審理中。(趙亞楠 王春映)

          責任編輯:楊承淵(QN0044)

          香港六合彩119期

        1. <em id="mpqi0"></em>
            <em id="mpqi0"></em>

            1. <em id="mpqi0"></em>

              1. <em id="mpqi0"></em>
                  <em id="mpqi0"></em>

                  1. <em id="mpqi0"></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