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mpqi0"></em>
      <em id="mpqi0"></em>

      1. <em id="mpqi0"></em>

          政治攀附成部分官員上升捷徑 攀附越高摔得越慘

          2018-05-25 08:56 中國紀檢監察報

          打印 放大 縮小

          來源標題:政治攀附成部分官員上升捷徑 “攀附”越高摔得越慘

          在政治上找后臺、尋依附,唯某領導馬首是瞻——政治攀附對一些人來說似乎成了“向上攀升”的捷徑,實質就是將自己的前途寄托在他人身上。事實一再證明,這是條不折不扣的不歸路——

          打碎政治攀附“黃粱夢”

          “陳樹隆身為黨的高級領導干部,政治上攀附、經濟上貪婪、道德上敗壞。”在2017年5月2日中央紀委對外通報安徽省原副省長陳樹隆的案件之后,“政治攀附”一詞又相繼出現在了中央紀委通報的其他多起官員違紀違法案例當中。

          所謂政治攀附,其主要特征就是以某人為中心形成一個政治利益同盟,同盟中人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實質就是將自己的前途寄托在他人身上,希望通過他人的升遷來帶動自己。在現實中,官員搞政治攀附,或是為自己尋找“護身符”,認為“朝中有人好做官”,或是利用手中的資源達到一榮俱榮的目的,其封建余毒極其嚴重。但事實卻一次次證明,搞政治攀附是條不折不扣的不歸路。

          “攀附”越高摔得越慘

          2017年7月20日,中央紀委對外通報顯示,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原黨委委員、副主席姚剛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為搞政治攀附,利用職權為他人及企業提供幫助,對抗組織審查……決定給予姚剛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

          黨建理論專家黃葦町表示,中央紀委在通報中提到的“政治攀附”,就是指姚剛在證監會期間通過利益輸送的形式找“后臺”,企圖在政治上依附一個比他更有權勢的“靠山”。

          現實中,還有部分像陳樹隆、姚剛這樣熱衷搞政治攀附的官員。這些官員挖空心思巴結領導,拉幫結派,尋靠山找后臺,妄圖結成利益共同體,謀求快速升遷。

          與陳樹隆、姚剛不同,陜西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黨組副書記魏民洲在搞政治攀附時,更多是充當“被攀附”的對象。陜西省西安旅游集團公司原黨委書記、董事長李大有回憶為了“攀附”魏民洲,他掏空了心思。為了酷愛面食的魏民洲出差在外能隨時吃上一碗面,他安排大廚隨行,帶著工具和上好食材,以備魏民洲隨時想吃就吃。很顯然,他費盡心機,大搞攀附討巧,瞄準的還是魏手中的權力。一名廚師、一碗面,看似簡單的一件事,卻讓李大有實現了“撈取政治資本、為自己積累政治資源”等目的。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政治攀附之所以存在,歸根到底在于總有一些更高層級的人喜歡‘被攀附’”。媒體人趙暢一針見血地指出,徐才厚喜好“被攀附”,谷俊山就源源不斷地“進貢”,最終成為政治上的“緊密聯盟”。但歷史和現實一再證實,不管圈子有多大,“攀附”后臺有多硬,不走正道最后還不是落了個“凄涼涼、悲慘慘”的下場。

          黨性“缺位”信念迷失

          在一些黨員干部中,仍存在不靠組織靠個人,不謝黨恩謝私恩的錯誤思想。把成長進步寄托在攀附鉆營上,認為“有德才不如有后臺”“送錢比干事管用”,整天琢磨人不琢磨事,熱衷拉關系、找門路,搭“天線”、抱大腿;有的沉湎于自我設計,盯著位置干工作,“兩年不提拔、心里有想法”“三年不挪動、就要去活動”。

          “陳樹隆等人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毫無政治信仰,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嚴重扭曲,既想當大官、又想發大財。”中央紀委通報指出,“其長期利用職權和職務影響進行經商營利活動,大肆攫取巨額經濟利益,將商品交換原則帶入黨內政治生活,政治問題和經濟問題交織,嚴重破壞政治生態”。

          從目前通報的涉及政治攀附違紀違規案例來看,搞“政治攀附”的黨員干部不乏其人。“政治攀附甚至已經成為某些黨員領導干部違紀違規的‘突破口’和‘導火索’,黨性意識已然被他們拋之腦后。”江西省石城縣紀委副書記蘭云峰如是感嘆。

          “有的黨員干部一心幻想巴結領導、找后臺,奢望搖身一變成為‘人生贏家’,前途一片光明。”福建省泉州市洛江區紀委監委干部莊培榕認為,投機者為了進入某些領導干部的“門檻”,就得“做足功課”,交夠“學費”,用金錢貴物作“敲門磚”,有“表示”彼此才有“意思”,有“意思”雙方才能同獲利。

          正是奉行這一“潛規則”,攀附者與被攀附者之間其實僅僅隔著一層薄薄的“窗戶紙”,極易結成利益共同體,構筑貪腐的生態鏈,進而嚴重污染政治生態。

          合力出擊夢碎“黃粱”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不能把黨組織等同于領導干部個人,對黨盡忠不是對領導干部個人盡忠,黨內不能搞人身依附關系。干部都是黨的干部,不是哪個人的家臣。有的案件一查處就是一串人,拔出蘿卜帶出泥,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形成了事實上的人身依附關系。

          “阻斷攀附現象蔓延,必須要鏟除其滋生的土壤,讓陳樹隆之流的攀附無利可得,這就需要我們在制度上下功夫,特別是在選人用人制度上,不以某個領導個人的好惡為評價標準,綜合考慮干部的品格、本領、業績,讓老實做事的人不吃虧。”安徽省蚌埠市政協干部萬家陽說。

          《中國共產黨章程》《中國共產黨廉潔自律準則》和《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等均對領導干部的選拔標準作出具體要求。不管是誰,不論級別崗位,所有黨員干部必須自覺遵守黨的紀律和黨的規矩。各級黨組織要堅持正確的用人導向,嚴格按照“說老實話、辦老實事、做老實人”“黨內不準搞拉拉扯扯、吹吹拍拍、阿諛奉迎”的要求,堅持德才兼備、以德為先,深入了解、掌握推薦人選的政治品質、道德品行和貫徹執行黨的路線方針政策能力等方面的情況,真正把政治意識強、有大局觀、作風過硬、敢于擔當的黨員干部選拔進領導班子。

          正身率下,以肅庶僚。在貫徹落實方面,政治表率的作用效果更為明顯,上級黨組織和黨員領導干部必須率先垂范,做好榜樣。湖南省廉政協同創新中心主任鄧聯繁認為,“只有言行一致、知行合一,不斷壓縮搞政治攀附的空間,政治攀附的市場才會漸漸消弭。”

          “官員與其攀附巴結領導,不如在干實事、創實業上多下功夫。”河北省寬城滿族自治縣縣委組織部干部范景爽認為,把重心放在人民群眾身上,一心一意多為百姓干實事、出實績,才是一片坦途光明。

          攀龍附鳳,這種附屬于封建思維中的糟粕已然不合時宜,必須盡數拋棄。作為黨和人民的干部,必須始終堅定一個信念:黨員只有一個上級,那就是組織;干部只有一個靠山,那就是人民。打破政治攀附“一枕黃粱夢”,仍存“攀龍附鳳”之心者該醒醒了!

          責任編輯:楊承淵(QN0044)  作者:李進前 李靳

          香港六合彩119期

        1. <em id="mpqi0"></em>
            <em id="mpqi0"></em>

            1. <em id="mpqi0"></em>

              1. <em id="mpqi0"></em>
                  <em id="mpqi0"></em>

                  1. <em id="mpqi0"></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