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mpqi0"></em>
      <em id="mpqi0"></em>

      1. <em id="mpqi0"></em>

          瑯琊王氏:600余名士92宰相 家訓成就“中古第一望族”

          2017-06-13 15:57 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

          打印 放大 縮小

          來源標題:山東臨沂瑯琊王氏:600余名士92宰相 50字家規成就“中古第一望族”

          瑯琊王氏是古代著名世家望族,素有“華夏首望”“中古第一望族”之譽。從西漢至隋唐年間,有600余人名垂青史,其中正傳62人,有92人擔任過相當于宰相的官職。除了政治上的輝煌,其家族在文化藝術上也是累世風流,人才輩出,在書法、音樂、繪畫及文學上均取得了卓越成就,被譽為一時之冠冕。南朝文學家、史學家沈約評價:“自開辟以來,未有爵位蟬聯,文才相繼,如王氏之盛者也。”

          代表人物有:

          王吉(?-前84年),字子陽,西漢時期經學家,始家皋虞(今山東即墨市),后徙臨沂都鄉南仁里(今山東臨沂市蘭山區白沙埠鎮孝友村),是有史可考的瑯琊王氏家族始祖。其子王俊、其孫王崇均位至三公。經王吉祖孫三代努力,為瑯琊王氏的興盛奠定了基礎。

          王祥(185-269年),王吉六世孫,字休徵,三國曹魏及西晉時大臣。其人以孝聞名于世,為二十四孝之一“臥冰求鯉”主人翁,有“孝圣”之稱。臨終時,留下《訓子孫遺令》,為王氏家族立下家訓。

          王戎(234-305年),王祥從兄王雄之孫,字濬沖,魏晉時期名士,竹林七賢之一。長于清談,以精辟的品評與識鑒著稱。

          王導(276-339年),王祥弟弟王覽之孫,字茂弘,東晉時期著名政治家、書法家,歷仕晉元帝、明帝和成帝三朝,是東晉政權的奠基人之一,于平定叛亂、穩定朝局建功尤多,為東晉中興名臣之最。他也將瑯琊王氏家族的地位推向歷史巔峰。

          王羲之(303-361年),王覽曾孫、王導之侄,字逸少,著名書法家,有“書圣”之稱。他兼善隸、草、楷、行各體,代表作《蘭亭集序》被譽為“天下第一行書”。

          王獻之(344-386年),王羲之第七子,字子敬,東晉著名書法家、詩人、畫家,與其父并稱為“二王”,與張芝、鐘繇、王羲之并稱“書中四賢”。

          王融(467-493年),王導六世孫,字元長,南朝齊文學家,文學史上“竟陵八友”之一,也是新體詩“永明體”的創始人之一。

          王褒(約513-576年),王導八世孫,字子淵,南北朝文學家。蕭梁時任太子舍人,梁元帝繼位后拜為侍中,后遷吏部尚書、右仆射,此后歷仕西魏、北周,官至太子少保、小司空。《隋書》《舊唐書》《新唐書》分別著錄王褒集21卷、30卷、20卷,但均已散佚,現存詩歌47首,以邊塞詩最佳。

          瑯琊王氏家訓

          瑯琊王氏之所以能在魏晉南北朝風云際會的歷史進程中保持家族門第的綿延不衰,與其深厚的文化根基、嚴格的家教門風有著重要的關系,與家族子孫對孝悌、德行、勤儉、好學等家風自覺地承襲和恪守密切相關。

          從漢末王祥至劉宋王僧虔以及以南入北的王褒,瑯琊王氏都有告誡子孫立身處世的家訓。王祥臨終時留下《訓子孫遺令》,要求族中子弟以“信、德、孝、悌、讓”五者為立身之本;王僧虔作有《誡子書》,告誡子孫不要憑借祖蔭入仕,“況吾不能為汝蔭,政應各自努力”,應讀百卷書,勤學努力,建功立業;王褒著有《幼訓》,要求家族子弟兼修儒道釋之學,同時希望兄弟之間手足相連,立身行道,始終如一;王筠在《與諸兒書論家世集》中則借沈約之言回顧了家族的興盛歷史,勉勵子孫“汝等仰觀堂構,思各努力”。

          信德孝悌代代傳——瑯琊王氏家風

          兩晉南朝,是中國歷史上一段繽紛錯綜、華彩紛呈的時代。精神藝術的蓬勃發展,塑造和影響了當時和以后很多代人。眾多名門望族子弟是那個時代的主角,他們的政治和精神活動始終代表著那個時期的主流。在這些名門望族中,瑯琊王氏是舉足輕重、富有戲劇性色彩的一個大家族,其流傳下來的家訓一代代傳承,至今仍有良好的教育意義。

          【孩子們朗讀王氏家訓】

          “夫言行可覆,信之至也;推美引過,德之至也;揚名顯親,孝之至也;兄弟怡怡,宗族欣欣,悌之至也;臨財莫過乎讓。此五者,立身之本。”

          孩子們正在誦讀的是傳誦1800多年的瑯琊王氏家訓,也是瑯琊王氏奠基人之一王祥臨終前留給子孫的遺囑。無論世事如何變更,無論王氏后裔身處何境,這50個字的家訓,都未曾有過改動。

          在山東省臨沂市蘭山區孝友村,王氏家訓是每一個人成長的準則、為人處世的規矩。千百年來,一代又一代王氏族人身體力行,將之傳承至今。

          孝友傳家,歷來是王氏家族的傳統。其中,王祥以“臥冰求鯉”“風雨守柰”“黃雀入幕”等孝行聞名,堪稱典范。

          王祥在父母生病時,顧不上休息,親嘗湯藥、衣不解帶地日夜伺候。臘九寒天,河水都結上了厚厚的冰,為了讓母親吃上魚,王祥躺在冰凍的河水之上,用自己的體溫融化堅冰來捕魚。這段故事甚至被收錄在《晉書》中,作為歷史佳話流傳下來。

          王祥的弟弟王覽通情達理,一生愛護兄長,以友愛著稱。兩人的孝友文化,為王氏子孫奠定了做人做事的基本道德規范。

          王祥第48世后裔、臨沂市蘭山區望族文化研究會副會長 王偉勛:

          明嘉靖南巡的時候路過這個地方,聽說了王祥臥冰求鯉、伺候繼母的故事和王覽友愛兄長的故事,很受感動,御賜了“孝友格天”四個字。這個村原來叫王家雙湖,后來改名為“孝友村”。這個村名一直延續到現在。

          在儒家道德倫理觀念和道德修養中,“孝”作為一種歷代沿襲的傳統美德,為中華民族文化之精華。“忠臣必出于孝子之門”,有對父母的孝親美德,才能勤于為政,忠于國家。

          臨沂市蘭山區望族文化研究會會長 王孝敬:

          史書記載,王祥原來在家孝順父母,50多歲才出去做官,到80來歲做到三公太保。他以孝理政,在睢寧任官時,以孝治睢寧,取得很好的效果,走的時候老百姓都舍不得讓他走。

          在孝友家風影響下,瑯琊王氏人才輩出,其中不少成為名臣顯宦。漢魏以來數百年間,瑯琊王氏家族中有600余人名垂青史,其中正傳62人、三公令仆50余人、侍中80人、吏部尚書25人,有92人擔任過相當于后世宰相的官職。

          到了東晉時期,王覽之孫,著名政治家、書法家,東晉政權的奠基人之一王導更是將瑯琊王氏家族的地位推向歷史巔峰。

          王導為官識見深遠,于軍旅未息之際便率先意識到了教化對于社會穩定的重要意義,主張設庠序,以正人倫風化之本,通過學校教育讓大家做到父祥、母慈、兄友、弟恭、子孝,從而規范社會秩序,讓老百姓知恥有禮。他還首建東晉史官制度,使朝廷事務有故例可循。

          除了政治上的輝煌,瑯琊王氏在文化藝術上也是累世風流,人人有集,據不完全統計有文章流傳于世的共73人,擅書者43人,從王覽、王正、王曠、王導到王羲之……諸多王氏子孫在書法、音樂、繪畫及文學上都取得了卓越成就,被譽為一時之冠冕。

          王覽曾孫、王導之侄,“書圣”王羲之是瑯琊王氏中文藝氣息最為出眾的子弟。作為中國書法史上成就最高、影響最大的書法家之一,王羲之的書法作品融通古今,代表作《蘭亭集序》被譽為“天下第一行書”。

          王羲之的兒子王獻之書法也很厲害,與王羲之并稱“二王”。受王羲之、王獻之影響,瑯琊王氏愛好書法的人很多,并且在書法這方面都很有成就,幾乎每一代都有書法家出現。

          管仲有言:“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四維不張,國乃滅亡。”“禮義廉恥”不僅是治國大綱,關系著國家的興衰存亡,對于家庭同樣也是如此。國無綱紀則亂,家無綱紀則廢。王祥對此深有體會,把“臨財莫過乎讓”寫進家訓,教育族人在對待財物上要以禮避讓、循禮行義、立廉知恥。

          瑯琊王氏雖大都官居高位,卻不以官謀財,清儉自律,臨財以讓,將廉儉家風代代相傳。

          王祥第48世后裔、臨沂市蘭山區望族文化研究會副會長 王偉勛:

          “臨財莫過乎讓”,體現出在財富面前,能夠謙虛謙讓,這是重要的為人處世準則。王氏家訓強調,要嚴格要求自己,時刻保持廉潔品性。

          縱觀王祥出仕后的行為,一直布衣蔬食,非己之財,雖賜不取,以致不蓄余財,“家無宅宇”。東晉宰相王導,“簡素寡欲,倉無儲谷,衣不重帛”,他率先穿布衣,勸元帝戒酒,引導國人效仿;南朝宋宰相王弘“家無余業”,為政“省賦簡役,百姓安之”;王羲之任會稽內史期間,清廉秉政,興利便民,遇“東土饑荒,輒開倉賑貸”,且令斷酒一年,對當時繁重賦役,每上疏爭之。

          禮義廉恥是做人的根本,對于立家興業更是至關重要。正是因為知禮儀、懂廉儉,王氏家族千百年來廉潔從政,贏得了世人的景仰與贊頌,并使子孫繁衍不息,家業枝繁葉茂。

          瑯琊王氏家風良好,其子弟當朝理政也像治家一樣清廉持法,達到家國兩安的境界。瑯琊王氏“臨財避讓”的優良傳統,在朝野享有盛譽,為此,朝廷有時專門用王氏子弟去矯正貪污不法的積弊。如劉宋時王鎮之為官清廉自守,武帝特將其授為廣州刺史,并說“嶺南積弊,非此不康”。正因為瑯琊王氏家族具有輕財重義、儉樸持家、廉潔從政的優良傳統,才使其不為財物所累,永葆進取奮斗的朝氣,較好地履行了所任官職。

          瑯琊王氏在東晉南北朝的政壇上,廉潔勤政,政績卓著,對當時的政治改革、社會進步,做出了積極貢獻。

          千百年后,我們重讀王氏家訓,“言行可覆”“推美引過”“揚名顯親”“臨財莫過乎讓”……句句箴言,猶在耳畔,歷久彌新。

          瑯琊王氏家訓中提倡的“信、德、孝、悌、讓”,是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它深刻體現著中華民族獨有的“國家”概念:國與家緊密相連、不可分離,治國從治家開始。在今天,瑯琊王氏家訓對于弘揚中華民族的自立、自強、自勵精神,加強公民思想道德建設,傳承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仍具有強大的生命力。

          瑯琊王氏家規摘編

          夫言行可覆,信之至也。

          ——摘自王祥《訓子孫遺令》

          【注釋】

          ①夫:用于句首,有提示作用。

          ②覆:考核查對的意思。

          ③至:形容事物的盡善盡美。猶言最好、最高、最大。

          【譯文】

          說話做事經得起考察與核實,這是誠信的最高境界。

          推美引過,德之至也。

          ——摘自王祥《訓子孫遺令》

          【注釋】

          ①推:讓出,獻出。

          【譯文】

          將美好的名聲讓給別人,自己甘愿背上不好的名聲,這是道德的最高境界。

          揚名顯親,孝之至也。

          ——摘自王祥《訓子孫遺令》

          【注釋】

          ①顯親:使雙親榮顯。

          【譯文】

          自己立業揚名,讓父母感到榮耀,這是孝敬的最高境界。

          兄弟怡怡,宗族欣欣,悌之至也。

          ——摘自王祥《訓子孫遺令》

          【注釋】

          ①怡怡:指兄弟和睦的樣子。

          【譯文】

          兄弟融洽,家族和睦興旺,這是悌的最高境界。

          臨財莫過乎讓。

          ——摘自王祥《訓子孫遺令》

          【譯文】

          面對財富,沒有比謙讓更高尚的了。

          專家觀點

          劉占召:瑯琊王氏的從政品格

          瑯琊王氏為中古第一望族,在漢唐期間產生了600多位歷史文化名人,90余位宰相,二十四史中有3部歷史列傳居首者為瑯琊王氏:王祥為《晉書》列傳首卷,王弘為《宋書》列傳首卷,王儉為《南齊書》列傳首卷。東晉以后興起于江左的一支,系王祥、王覽的子孫。王祥不僅以美好的孝行為這個家族奠基,他的言行也成為后世子孫恪守奉行的榜樣。

          王祥臨終時曾留下這樣的家訓:“夫言行可覆,信之至也;推美引過,德之至也;揚名顯親,孝之至也;兄弟怡怡,宗族欣欣,悌之至也;臨財莫過乎讓:此五者,立身之本。”為人表里如一、有始有終,信守諾言,不圓滑世故,這是誠信;把榮譽和成績讓給他人,過失和責任勇于擔當,謙遜低調、任勞任怨,此為“推美引過”;孝有大小,孝敬父母只是小孝,而提高修養、建立功業以彰顯父母養育教誨之德,才是大孝,這是對傳統孝道思想的升華;兄弟團結,家族和睦,此為悌;面對利益懂得謙讓,生活保持清廉儉樸,上述五條便是王祥所堅守的“立身之本”。王祥生逢亂世,母寡弟幼,但他卻孝敬繼母三十年如一日,體現了善始善終、任勞任怨的堅韌品格,這種孝行是在飽嘗了生活的艱辛之后磨煉出來的人性光輝,具備感發人心、促人向善的精神力量,不僅感化了繼母,還引導了弟弟王覽的善心。王祥擔任徐州別駕后,移風易俗,涵養正氣,以博大的胸懷和氣度去感化一方百姓。他的一生,可以說很好地詮釋了這一家訓的內涵。

          王祥家訓對其子孫產生了重大影響,史書載“其子皆奉而行之”。瑯琊王氏閨門孝睦,王徽之愛護弟弟王獻之、謝道韞(王羲之兒媳)幫助小叔王獻之辯論、王僧虔培養侄子王儉成為名相……他們愛護家人,情同知己,真摯之情讓人感動!這是對王祥“兄弟怡怡,宗族欣欣”家訓的堅守。瑯琊王氏不以財富為人生追求的目標,西晉王衍“未嘗謀貨利之事”,東晉王導“簡素寡欲,倉無儲谷,衣不重帛”,劉宋王弘“雖歷藩輔而不營財利,薨亡之后,家無余業”,他們雖然位居宰相,也不改清廉儉樸的生活。至于“推美引過”,王導便是典范。作為東晉的開國宰相,他制定了“謙以接士,儉以足用,以清靜為政,撫綏新舊”的施政方針,禮賢下士,團結南北士人。他還在歷次叛亂中謙遜謹慎,扶危定亂,穩定了東晉朝局。謙遜低調,對權勢存有敬畏之心,王僧虔也是很好的典范。齊武帝曾任命他為開府儀同三司,因為侄子王儉已經擔任此職,“一門有二臺司,實可畏懼”,于是王僧虔以“君子所憂無德,不憂無寵”為由,堅決推辭。

          “揚名顯親,孝之至也”,入仕的目的不是為了稻粱謀,而是為了家族的榮耀和實現士人拯時濟世的人生理想。王祥去世后,來吊唁者“非朝廷之賢,則親親故吏”,“無雜吊之賓”,他的族孫王戎稱嘆曰:“太保可謂清達矣!”王羲之為官時,反對窮兵黷武的北伐,體恤百姓的艱辛,減省賦稅,開倉濟民,其《深情帖》云“行其道忘其力身”,其《斷酒帖》云“百姓之命倒懸,吾夙夜憂”,這都體現了他不計個人利害的忘我精神。王羲之的政治使命感和歷史擔當引起了后人的共鳴,元代趙孟頫稱贊他“為當晉室第一流人品”。

          瑯琊王氏恪守祖訓,自覺砥礪品行,他們崇尚清廉的生活,對家人以道義相期許,始終對官爵保持著謙遜敬畏的態度,從政的目的是為了實現政治理想,利濟天下百姓,這種使命感讓他們處處自律,時刻清醒。(東南大學人文學院副教授 劉占召)

          責任編輯:楊承淵(QN0044)

          猜你喜歡

            香港六合彩119期

          • <em id="mpqi0"></em>
              <em id="mpqi0"></em>

              1. <em id="mpqi0"></em>

                1. <em id="mpqi0"></em>
                    <em id="mpqi0"></em>

                    1. <em id="mpqi0"></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