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mpqi0"></em>
      <em id="mpqi0"></em>

      1. <em id="mpqi0"></em>

          唯有初心不忘——追憶心系群眾的優秀縣委書記廖俊波

          2017-06-08 15:04 新華社

          打印 放大 縮小

          來源標題:唯有初心不忘——追憶心系群眾的優秀縣委書記廖俊波

          新華社福州6月7日電

          新華社記者

          當接到去市里工作的通知時,他和妻子商量,盡快辦一件大事——買房。

          于是,他把家安在了南平市一棟普通居民樓里,融進了這座閩北山城的萬家燈火之中。

          小區里的人,偶爾會碰到他,但幾乎沒人知道他是誰,也沒人在乎他是誰。

          直到那個大雨滂沱的夜晚——

          3月18日,一場車禍,終止了他鮮活的生命。

          廖俊波,福建省南平市委常委、副市長、政和縣原縣委書記,在一個周末的晚上,走完了他年僅48歲的一生。

          “一只好碗,打掉了!”消息迅速傳開,街頭百姓說;

          “感覺沒了依靠,今后工作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工作搭檔說;

          “請你們好好寫寫他,對他是種告慰,對基層干部是種激勵!”老領導說;

          ……

          這個人都做過哪些事,會讓他人惋惜、不舍?照片中那謙恭的微笑背后,曾有過怎樣的人生風景?

          新來的“省尾書記”

          入夜,村民鄧奕輝剛吃過晚飯,就聽見一陣敲門聲。

          登門者指著身邊一位面帶微笑的中年人說:“這是縣委廖書記,今天專門來看望您。”

          石屯村,地處南平市政和縣石屯鎮山腳邊,平時外來人不多,村民大多沒見過縣委書記。鄧老伯既感意外,又不免有些緊張。

          “老伯,身板還硬朗吧?能不能請各組的老鄉過來,一起聊聊?”縣委書記柔聲道。

          很快,幾名村民小組長、輩分高的人,聚在了鄧家廳堂。

          “大家放開說,不要管時間。”縣委書記說。

          喝茶、遞煙、寒暄,不一會兒,話語就熱了。“縣里搞開發區,我們支持,可廖書記,山上有我們600多座祖墳,怎么辦?”

          “鎮里打算建一座公墓,咱讓老祖宗也住住新房,好不好?他們樓上樓下的,不也熱鬧嘛。”大家聽了,笑了起來。

          “廖書記,以后征地標準提高,我們第一期被征的,不就吃虧了?”

          “決不讓老百姓吃虧,一定會補齊。”

          “行!行!就沖廖書記您到家里來,我們一定大力支持,不算小賬。”大家紛紛表態。

          3個小時過去,大家意猶未盡。

          政和,地處閩浙交界,武夷山脈縱貫全境。人均綜合實力全省倒數第一,長期是福建省長掛點的幫扶縣,被形容為“全省之尾”。縣委書記,也被戲稱為“省尾書記”。

          “當官當到政和,洗澡洗到黃河”,這是當地干部茶余飯后的自嘲。每次省里市里開會,政和干部都坐在角落,輪到發言時一般快到飯點,說者無心,聽者無趣。干部調離政和,有時還會收到“恭喜脫離苦海”的祝賀。

          2011年6月,廖俊波走馬上任。

          “郡縣治,天下安。”縣委書記官不算大,但領導著數十萬乃至上百萬人,掌管一方土地,權力很大,責任和事務似乎也無限,還會面對不少誘惑。這是個干事創業的重要職務,也是考驗意志品格的關鍵崗位。

          窮家難當!環顧政和,大山連綿,河川密布。縣城老舊破敗,連一個紅綠燈都沒有。縣里沒有幾家像樣的工廠,連縣委大樓的墻上都有很多裂縫。

          上任后,他與時任縣長黃愛華作了一次深談。“依我看,政和相對落后,反倒是個干一番大事業的平臺。想想,咱們一起努力,在全國率先趟出一條縣域經濟改革發展的路子,打它個翻身仗,這是一件多么有意義的事啊!”他微笑著,眼里放著光。

          “不怕窮,就怕窮慣了。咱來個大戰役,把信心士氣提起來!”

          開頭兩個月,廖俊波很少待在辦公室,帶著人馬下鄉、進廠、家訪、夜談……這位新來的縣委書記,兜里會掏出什么牌呢?

          當年8月18日,一個政和歷史上從未有過的會議,在縣城隆重召開。參加人員:全縣200多名副科級以上干部;會議主題:政和怎么辦;會議形式:務虛。

          “神仙會”一開3天,每個人都要發言。

          “落后地區,觀念也可以領先!”廖俊波最后開了腔,“政和落后,主要是觀念、干勁問題。”

          “浙江也有山區,人家發展得怎么樣?政和向東,過了寧德就是大海、港口,向北就是浙江、長三角,很快高速公路、高速鐵路就會修過來,我們條件一點不差。”

          此時,他點起了“三把火”:一是深挖傳統農業優勢,抓好扶貧;二是全力突破工業、城市、旅游、回歸“四大經濟”;三是把原先分散的園區“三合一”,完善配套、提升檔次。

          何謂“回歸經濟”?大家聽著新鮮。廖俊波解釋:“光在上海,就有3萬多政和人創業經商,他們想為家鄉出力,可以動員他們‘回歸’啊。”

          他最后亮出底牌——自他開始,縣里所有干部上一線。

          廖俊波收起笑容,嚴肅地說:“同志們,政和這種現狀,我們當干部的怎么坐得住呢?”

          “這哪里是什么務虛,分明是一場動員。”時任縣委副書記的魏萬進說,“老廖這人從不務虛,做事都是先把路數琢磨透,再來跟大家溝通,說著說著,就把他的想法灌進你腦子里了。”

          建設集中的開發區,地從哪來?廖俊波穿上運動鞋,背著地圖,帶著人在城郊的荒山、河灘里轉悠,然后會商,最終敲定了一片山地,分期開發。

          錢從哪來?初期,光架橋鋪路就要5000萬元,可政和過去連30萬元的項目都要上常委會。

          “大家看,咱能不能先不建縣委辦公樓,搬出來分散辦公,這不就有4000萬元了嗎?其他再爭取各方支持。”廖俊波跟班子商量,“我們已經慢人一大截,等不得了!”

          他找到縣長說,無論做什么事,一般都有人贊成,有人不贊成,有人觀望,所以下手一定要快。“認準的事,背著石頭上山也要干!”

          萬事開頭難,征地就是一難。于是,就有了縣委書記做客農家的那一幕。

          能去現場,就不在會場——園區開工,廖俊波恨不得吃住在工地。每天再晚,他都要到工地走一趟。沒有光,就打著手電對著圖紙看,或者讓司機打開車燈照著看。

          3個月后,征下了3600多畝地,無人上訪;半年,首家企業達產;一年后,工廠招工的廣告貼滿大街小巷。當初被一些人認為是“畫餅”的計劃,連骨頭帶肉,擺在了人們眼前。

          “這個園區,是廖書記一腳一腳踩出來的。”副縣長葛建華說。

          人大、政協的干部,過去很少介入具體經濟事務,廖俊波動員他們都上“一線”。在老城區征遷中,他得知當時的縣人大常委會副主任許紹衛威信高、有辦法,就兩次登門請賢。

          “你看,我頭發全都白了,怕力不從心啊!”許紹衛擺擺手說。

          第三次登門,廖俊波手里多了樣東西,一盒專門托人從香港帶回的染發劑。

          “老許,你不是嫌自己頭發白嗎?這個東西好,一用就黑,馬上顯年輕。”廖俊波打趣說,“城建沒你出馬,恐怕不成。”

          “書記大人這么高抬我,我哪里還有退路,只能試試嘍。”許紹衛哭笑不得。分手時,兩人長時間地握了手。

          第一條高速公路、第一個廣場、第一座雙向四車道的橋、第一個紅綠燈、第一條斑馬線……“過去縣城的河上,幾年建不起一座橋,俊波來了后,當年就干了5座,縣里一年大變樣。”魏萬進說,“他做人很低調,做事卻十分高調。”

          “組織派我來,不是讓我來過渡的,是讓我來干事的。”廖俊波喊出了一句十分提神的口號——一切為了政和的光榮與夢想!

          4年后,政和從“省末位”跨入增長速度“省十佳”,城市建成區擴容近一倍,3萬多貧困人口摘掉帽子。政和干部的腰桿變硬了,說話聲音變大了,在省市召開的會議上,也開始“搶話筒”、介紹經驗了。

          2015年6月,廖俊波光榮當選“全國優秀縣委書記”,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受到習近平總書記的親切會見。

          責任編輯:楊承淵(QN0044)

          猜你喜歡

            香港六合彩119期

          • <em id="mpqi0"></em>
              <em id="mpqi0"></em>

              1. <em id="mpqi0"></em>

                1. <em id="mpqi0"></em>
                    <em id="mpqi0"></em>

                    1. <em id="mpqi0"></em>